全現在APP / 待分類 / 我們和成為“阿富汗第一個職業女導遊”的...

分享

   

【集運】我們和成為“阿富汗第一個職業女導遊”的女孩聊了聊

2021-03-14  全現在APP

全現在,全球青年精品資訊


作者丨李瑋琳
編輯 | 李曉萌

當她第一次和父母説要做導遊時,得到的回覆是,“你在給自己挖一座通向地獄的墳。”
23歲的法蒂瑪是阿富汗第一位女導遊。

成為導遊的過程充滿了驚喜和謾罵。不受父權社會約束的法蒂瑪,沒有像姐姐們早在13歲就結婚生子,而是找到了國際紅十字會的資助學習英語,並出於好奇,法蒂瑪註冊了Facebook賬號,偶然認識了生命中的“貴人”,獲得了一家國際旅行社的青睞,受邀成為阿富汗當地的導遊。

但當她第一次和父母説要做導遊時,得到的回覆是,“你在給自己挖一座通向地獄的墳。”

不顧家庭反對的法蒂瑪帶着遊客在當地遊覽時,更是遭來了當地人的唾棄。法蒂瑪沒有受挫,她用當導遊賺來的收入支付自己的大學費用,她的專業是新聞,立志要成為一名記者,推動阿富汗的女性平權。

阿富汗赫拉特 圖片:AFP

01

一個普通的女孩子

與世界上的很多女孩子一樣,法蒂瑪喜歡拍照,也喜歡自拍。但是在她的Facebook頁面上,自拍的照片並不多,更多的是關於阿富汗的歷史介紹以及她做的教育活動等。她也玩TikTok。

就讀赫拉特大學新聞專業的法蒂瑪,今年是一名大二的在校生。除了專業課程之外,她的生活非常忙碌。“我真的很忙,我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我必須合理安排時間。”法蒂瑪告訴全現在,“我在Untamed Borders探險旅遊公司工作。他們把遊客送來,可能一個月三次,有的時候四次,一般停留兩天左右。我要陪着他們遊覽城市的景點。遊客越多,我就越忙。”

很多時候,為了帶遊客,法蒂瑪落下很多功課。“老師和同學們很支持我,他們都會幫我補習功課。”法蒂瑪驕傲地説。

此外,她還幫助自己的侄子侄女們輔導功課,讓原本沒有辦法接受教育的孩子們成功進入公立學校學習,並支付他們一些學費和生活用品的費用。

“教育不僅僅是為我準備的,每個人都有接受教育的權利。”法蒂瑪告訴全現在。

但是法蒂瑪接受教育的路程十分坎坷。

2009年,由於塔利班的襲擊,法蒂瑪一家搬到了阿富汗西部的赫拉特。家裏非常保守,姐姐們都在13歲左右嫁人了,法蒂瑪似乎也只有這一個出路。

但是她並不想。

“人被創造出來,背後的祕密是什麼?”法蒂瑪對全現在説,“我們被創造出來是為了出生、吃飯、結婚和死亡嗎,還是為了做其他的事情?”

她看到同齡的孩子們穿着漂亮的校服從家門口經過去上學,會十分難過。“那時候我大概10歲,那些孩子和我的年齡差不多。當我走出家門,走在街上看着他們的時候,我哭了。我想如果他們能做到,為什麼我不能?”

在赫拉特,女孩得到教育的機會非常少。國際紅十字會的到來,給女孩們帶來了希望。每個家庭只要把女孩們送進紅十字會合作的學校學習,就可以換來食物援助。法蒂瑪把這些告訴了家人,央求他們的同意。

後來,在一個幫助難民免費學習英語的組織中,法蒂瑪找到了另一個屬於她的世界。經過3年的努力和堅持,她成為了一名英語助教,每月可以獲得50美元的收入。當助教的收入,使得法蒂瑪能夠養家餬口,還攢出了學費。

“我的父親還有一台收音機,我能收到來自BBC廣播和其他電台的信號,可以聽到記者們談論事情。”

法蒂瑪開始對新聞產生興趣,但是她拿不出學習新聞的學費。一個偶然的機會,再次改變了她的人生。

法蒂瑪 圖片:Untamed Borders

02

臉書上的意外收穫

法蒂瑪偶然間註冊了一個Facebook(臉書)賬號。

由於對歷史非常感興趣,她開始加入一些和歷史有關的羣組,並找到了許多同伴。在她看來,有些人認識的阿富汗是一個充滿戰爭和衝突的地方,這種認識充滿偏見。於是,她開始定期寫一些帖子,給外國人講解大家並不真正瞭解的阿富汗。

在法蒂瑪居住的赫拉特,西邊與伊朗交界,北邊與土庫曼斯坦交界,是中亞與西南亞、南亞交流的重要樞紐。赫拉特有二千多年的歷史,自公元前5世紀以來,就有人居住在赫拉特。公元11世紀到12世紀期間,赫拉特發展成為中西亞的金屬品製造業的中心,尤以鑲金銀的銅器聞名,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

因此,赫拉特吸引了全世界各地歷史愛好者的注意力。

法蒂瑪開始在臉書上發帖子。

網友給了她許多評論和回覆。2020年,名叫“維克多”和“康斯坦丁”的網友説他們要去阿富汗旅行,問法蒂瑪是否有興趣帶他在赫拉特逛逛。

法蒂瑪答應了。他們去了赫拉特城堡(Herat Citadel)、阿富汗的國家博物館和一家傳統的茶館。

此後,康斯坦丁和維克多把法蒂瑪推薦給了別人,通過這樣的口碑和關係,她帶了一批又一批的遊客。最終,她引起了一家名為“Untamed Borders“(未馴服的邊界)的旅行社的注意,因為維克多是這家旅行社的一個熟人。顧名思義,這個旅行社專門幫助遊客前往不常見的目的地。

2020年末,法蒂瑪拿到了旅行社的邀約,她正式成為阿富汗首位女性職業導遊。他們通過WhatsApp、電話和電子郵件,進行日常的交流。

法蒂瑪很喜歡導遊這份工作。"我遇到過來自牙買加、美國、法國、澳大利亞、德國的人,但沒遇到過中國遊客。我希望將來能有中國遊客。"法蒂瑪説,“我的眼睛有點像中國人。這也是我喜歡中國的原因。”

法蒂瑪的朋友哈米德(Hamed)來自阿富汗南部的加茲尼,三週前和法蒂瑪一起到赫拉特參觀。他對全現在説,之所以阿富汗此前沒有女導遊,是“因為阿富汗是一個貧窮和不安全的國家,教育水平不是很好,少數人識字。”在他眼中,法蒂瑪“十分努力”。

康斯坦丁則對全現在説,“我很高興,我們以良好的方式影響了法蒂瑪的職業方向,我們在這個方向上成為了她的教父。她十分獨立。”

法蒂瑪 圖片:Untamed Borders

03

成為記者、反抗父權

法蒂瑪從事導遊工作這件事,在她的傳統家庭中引起了一些摩擦。父親比較保守,強烈反對她做這份工作。

但她強調,自己是獨立的。她對父親説:“如果我的兄弟姐妹們不滿意他們的生活,那都是因為你。但如果我現在過得不好,我會怪我自己,跟你無關。”

法蒂瑪説,她生活中的許多人,包括自己的一些家庭成員,都告訴她,女性出來工作太危險了,特別是如果這意味着要與男性進行一對一的交流。

在她第一天帶領遊客穿過當地市場時,“孩子們看到我,一個女人,和男人走在一起,還不是阿富汗當地的男人,就向我扔石頭。”法蒂瑪告訴全現在,還有人大聲辱罵她。

“阿富汗是一個非常保守的社會,傳統上,和陌生人説話的工作,都不適合女性。這裏有一些男導遊,比如城市裏的文化導遊和山裏的徒步導遊。”Untamed Borders的創始人詹姆斯·威爾科克斯(James Willcox)對全現在表示,“成為一名導遊需要語言技能,而很多阿富汗女性,由於沒有受過教育而不具備這些技能。

根據聯合國婦女署的信息,“大約64%的阿富汗人認為,女人應該被允許外出工作。但是,這些女性仍然面臨着許多障礙,包括限制、騷擾、歧視和暴力。還包括一些實際的障礙,比如缺乏工作經驗、就業技能和教育經歷。”

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法蒂瑪上班時衣着樸素,從不和一羣人在深夜外出。

在全球,阿富汗是對女性最不友好的國家之一。家庭暴力和毆打女性在這個國家普遍存在。聯合國和世界組織常年發表呼籲提升阿富汗女性地位的報告。2015年,一名女性因為傳言焚燒了古蘭經在首都喀布爾街頭被千人之眾圍殺焚屍。女記者、女法官也曾橫屍街頭。

法蒂瑪生活的赫拉特,也是阿富汗女性遭受暴力最高的地區之一。

因此,她想成為一名記者,報道阿富汗的婦女現狀,推動女性平權運動。

她的這個夢想,也離不開一位童年夥伴的影響。“我的童年夥伴薩拉,一直想要成為一名記者,但她現在已經成為一名家庭主婦、兩個孩子的媽媽。”法蒂瑪説,“我覺得非常遺憾。教育基礎設施的缺乏、父權思想、貧困、文盲率高等問題,給阿富汗的女孩和女性帶來了很多挑戰。”

法蒂瑪説,當她決定做記者的時候,一位親戚對她説:"千萬不要想着做記者,因為這會給我們家帶來恥辱"。法蒂瑪認為,雖然那個親戚也是女人,但她還是內化了(internalized)重男輕女的思想。“要改變重男輕女的思想,一個根本的解決辦法就是寫文章、寫報道、寫故事來提高認識。”

法蒂瑪想要通過自己的報道去推動改變,“雖然'舊的’會抵制改變,但'新事物’終將佔上風。”

她希望能獲得獎學金,到美國的大學,或者歐洲的大學學習,然後當一名更專業的記者。

對法蒂瑪而言,僱主和旅客的支持是她工作的動力。法蒂瑪現在還沒有男朋友,她説,“我只是答應自己要自力更生,到時候如果我遇到了對的人,我會結婚。

“有時候,我也夢想着過一段不同角色的生活,讓別人來給我當導遊。”法蒂瑪告訴全現在。她十分熱愛歷史和文化,首選的旅遊目的地是中國西藏。

她還想開辦一所培訓導遊的學校。她説,這個學校對男孩和女孩都開放,但是“女士優先”,因為畢竟提供給女性的工作機會還是比較少的。

“我是在阿富汗給人們當導遊的第一位女性,而我不想成為最後一個。”法蒂瑪説。

頭圖:Untamed Borders

——全現在原創文章,轉載請查看菜單——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