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書城 / 待分類 / 白居易最清新的一首詩,道盡春之美,太治...

分享

   

【集運】白居易最清新的一首詩,道盡春之美,太治癒了!

2021-03-16  古典書城



    孤山寺北賈亭西,水面初平雲腳低。
    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家新燕啄春泥。
    亂花漸欲迷人眼,淺草才能沒馬蹄。
    最愛湖東行不足,綠楊陰裏白沙堤。 

      ——白居易《錢塘湖春行》

    湖水初升,水天接平,
    一切從新,鳥兒爭鳴,
    山花爛漫,青草淺淺,
    飽含着生命的熱情與初始的含蓄,
    早春,彷彿成了這世間最美的時節。

    這首詩是白居易任職杭州時所作,
    不知是西湖感染了詩人,
    還是詩人為西湖着色,
    詩中之景,一派悠然美好,
    恰逢初春,真叫人也想出去走走。


    所謂“一切景語皆情語”,
    心中通透,所見之景自然皆清新。
    沒錯的,此時在杭州任職的白居易,
    確實心中一片豁達,
    即使剛剛放棄高官,遠離京城,
    也沒有任何落寞之感,
    因為這一切都是他想要的。

    或為實現胸中壯志,
    或為博得功名利祿,
    古代文人都願謀個高位,建功立業。
    但白居易如今卻甘心做個閒官,
    還做得不亦樂乎,
    這一切的緣由還是要從他年少時説起。


    曾經的他也如所有偉大的詩人一樣,
    意氣風發,心懷天下。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自幼就成為了白居易心中的志向。
    白居易感於憲宗的知遇之恩,
    將全部熱情都傾注到國事之中,
    他事事過心,向皇上建言獻策。
    建議常常被採納,這讓他深受鼓舞,
    從此,補察時政、為民請命,
    似乎成為了他人生的使命。
    他覺得能夠遇到這樣聖明的君主,
    自己兼濟天下的志向一定能實現。

    可是後來他才發現,
    皇帝最器重的還是身旁的宦官,
    無論誰也不能挑戰他們的權威。
    那一年,憲宗派宦官去討伐叛亂,
    白居易出於大局阻攔,卻差點被貶官;
    又一年,好友武元衡被刺客暗殺,
    白居易請求皇上為其討回公道,
    卻被人説成越職言事;
    寫賞花詩,又背上“不敬亡母”的惡名。
    本以為聖上心中定有公正的裁斷,
    誰知道等來的卻是被貶江州的消息。
    這是白居易做夢也沒能想到的。


    什麼忠言逆耳、從諫如流,
    原來一切都不過是自作多情。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自己的一腔熱情全部付諸了國家,
    年華雖逝,可心中的理想卻漸行漸遠,
    曾經以為的君臣默契,
    到頭來不過是一場誤會。

    流落江州,日夜憂憤,
    那夜送客,潯陽江頭,
    偶遇一同樣身世悽慘的琵琶女,
    白居易積攢了一年的委屈和苦楚,
    只在聽到那幽咽悽慘的琵琶聲時,
    隨着眼淚全部傾瀉而出。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絃。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
    ......
    悽悽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
    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琵琶行》節選

    每每讀到這首詩,
    就彷彿看到了那個人生失意,
    在琵琶聲中掩面垂淚的中年白居易。
    即使生活的苦,
    早已將白居易打磨的刀槍不入,
    可他終究也沒能抵擋,
    這仕途波折的輾轉反側。


    白居易,字樂天,
    取自《易經》中的“樂天知命,故不憂”。
    或許名字就為他埋下了樂觀豁達的種子,
    掙扎過,埋怨過,
    感人生短暫,悲傷無用,
    也就學着與自己和解了。

    樂天樂天,可不大哀,汝胡不懲往而念來。
    人生百歲七十稀,設使與汝七十期。
    汝今年已四十四,卻後二十六年能幾時。
    汝不思二十五六年來事,疾速倏忽如一寐。
    往日來日皆瞥然,胡為自苦於其間。

    ——白居易《自悔》

    既然朝堂本就與自己心中的相異,
    兼濟天下之志定是無法實現的。
    在給好友元稹的書信中,他説:
    時之來也,陳力以出;
    時之不來也,奉身而退。
    故僕志在兼濟,行在獨善,
    奉而始終之則為道,言而發明之則為詩。”
    自此心懷天下,行在獨善,
    作詩遊覽,任性而為。
    看來,他是真的想通了!


    後來新帝即位,召其回朝,
    與“前度劉郎今又來”的劉禹錫不同,
    五年貶謫時光教會了他明哲保身。
    歸來的他開始學着識時務、知進退,
    可是常常還是會忍不住忠誠直言。
    不過,事實向他證明,
    此時的堅持並不會改變什麼,
    與整個朝廷相比,
    一個人的力量實在是太渺小了。

    朝堂日益昏暗,

    穆宗更是沒有納諫的氣度,

    衰敗和動亂早已在這片泥濘中生根發芽,

    “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
    既感知到了風暴,定當儘快遠離,
    於是,半仕半隱,
    就成了白居易此後的選擇。

    請求調任杭州,得償所願,
    身處江湖,內心也分外輕鬆。
    有時深陷於一件求而不得的事,
    可能會讓人忽略了身邊所有的美好,
    放下執念,才發現生活其實一片明朗。
    既然改變不了世界,
    那改變自己似乎也不錯。

    孤山寺北賈亭西,水面初平雲腳低。
    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家新燕啄春泥。
    亂花漸欲迷人眼,淺草才能沒馬蹄。
    最愛湖東行不足,綠楊陰裏白沙堤。
     
      ——白居易《錢塘湖春行》


    次年初春,大地回暖,漫步西湖邊,

    所見之景皆可愛,
    心悦之,自然作詩賦之。
    從小就嚮往西湖,
    如今來到西湖邊做官,
    日日得見,真是悠哉!美哉!


    説是“獨善其身”,其實也不盡然。
    修築湖堤,蓄水灌田;
    疏通水井,以利飲用。
    雖半官半隱,逍遙生活,
    卻也為百姓做了很多實事。
    君子志在天下蒼生,
    看似樂天知命、隨遇而安的白居易,
    其實一直在做着“兼濟天下”的事。
    不是放棄了理想,他只是換了種方式。
    雖然沒有驚天動地、扭轉乾坤,
    但也確確實實造福了一方百姓。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屈原般為理想付出一切的求索精神,
    的確崇高而偉大;
    但如白居易般順勢而為,量力而行,
    也不失為立身處世的明智之舉。
    生活充滿着無限的可能,
    先安頓好自己,才有力氣前行。

    杭州靈隱寺內,掛着這樣一幅對聯:
    人生哪能多如意,萬事只求半稱心。
    求而不得,就退半步,
    既不完全放棄,也不苛求完美,
    留個可能給堅持,留個餘地給自己。


    看窗外,春光正好,微風不燥,
    放下心中焦躁,到外面走走,
    去一去心中陰霾,得一份安閒自在,
    願你能在這個孕育着一切生機的季節裏,
    找到屬於自己的無限可能。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