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人物 / 待分類 / 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分享

   

【集運】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2021-03-17  最人物
    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不兜售故事,也不曲高和寡,在採訪中,張麗佳將生活的包袱、生存的辛酸和盤托出,極度坦誠,渾然一體。

    作為一個壁畫師,她的職業是小眾的,審美卻可以大眾,她談藝術,也談麪包;談藝術家,也談藝術家的家;談高山流水,也談腳手架上的高山流水。

    她站在高台之上,距離天花板不過咫尺,她6天便可以賺到4萬塊,在塵土飛揚中,重新定義了藝術家的角色。

    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作為一個出生在農村的“95後”,張麗佳在成長中,經歷了豐滿精神世界與簡陋生活環境的對沖。

    “我家裏比較困難,爸爸是送外賣的,媽媽是清潔工。”因為父母奔波於生計,她從小跟着外公外婆長大。在高中藝考之前,沒有太多人留意過她筆下的線條。

    她喜歡臨摹課本上的插圖,達芬奇和高爾基見證了天賦的光環降臨在一個窮人家的孩子身上。

    她曾經處處懂事,走上畫畫道路是為數不多的堅持。藝考培訓費一次8800元,一共花了3萬多,時隔多年,她仍然清楚地記得這組數字。

    考入廣東五邑大學服裝設計專業後,為了支付高昂的學費,她的課餘時間幾乎都在兼職,“我努力一點,家裏就好過一點。”

    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她做過平面模特、禮儀小姐;給學化妝的人練手,一坐就是一兩個小時;也在高温天穿着公仔衣發傳單。比較接近本行的工作,是在超市裏給買牛奶的人畫頭像。

    “那個時候人家買2箱牛奶,我就畫一幅畫,一天300塊,還挺多的。”她至今還為當初的“高薪”暗暗得意,當時的她還不知道自己的價值遠遠不止於此。

    張麗佳第一次接觸壁畫是在大二那年,仍然是兼職。學校附近一間麪包店開業,老闆想在牆上畫一些黑色線條,便聯繫到了她。一番摸索下來,她發現壁畫並不難,跟服裝設計有許多相通之處,浮雕壁畫與衣服的立體剪裁也有異曲同工之處。

    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畢業後,她回到老家,向父母表達了從事壁畫行業的想法,意料之中遭到了反對。在父母看來,女孩子就應該按部就班找一份辦公室裏的工作,或是做一個美術老師,不管哪種選擇,都比四處為家的壁畫師安穩。

    張麗佳最終還是離開了家,並且為自己所做出的決定負責。所幸,後來的日子裏,她睡在各種高端別墅的地板上,並沒有給自己懊悔的機會。

    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粉筆勾勒輪廓,批刀隨着手腕轉動,一撇一頓,皆是畫,於剎那中見永恆,於有限中見無限。

    然而落入周遭眼中的卻是“你如果不好好讀書,就會像那個阿姨一樣渾身髒兮兮的工作”。張麗佳在某次工作中聽到,一個路過的家長如此教育自己的孩子。

    在鋼筋水泥堆裏渾身沾滿塗料,顏料在頭髮上結成塊,在最後一筆落下之前,她的確與刮膩子的女工看起來無異。工地上的刷牆師傅有時會在一旁調侃“這跟我幹活差不多”,張麗佳也隨聲附和。

    在牆面上塗抹、揮灑,她的眼裏只有畫,周圍的一切都變得開闊,沾滿粉塵的盒飯也可以果腹。

    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經同學介紹,她接到了一份到社區畫壁畫的工作,近150平米的牆面上要畫3組畫。

    爬上最頂上的橫欄,她頗費了些力氣,支撐的竹竿突然斷了一根,她近乎踩空,尖叫聲從9米高的天花板落到地面。四下無人,她只能靠自己,一寸一寸挪動,小心翼翼地換根竹竿繼續工作,至今心有餘悸。

    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幾天後,準備收工,老闆提出各種更改要求,當時承諾的40元/平米的費用也沒有結尾款,她把性命吊在空中,最終只拿到了車費。

    那天晚上,回到30元一晚的酒店,她洗了熱水澡,頑固的塗料還殘留在額前,只有一台掉了按鍵的電風扇,她閉着眼睛,向着風吹來的方向,完工的成就感填補着幾天的疲憊。

    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壁畫藝術的美,不僅僅體現在畫面本身的樣式,也包括畫面邊緣與建築牆面節點之間的處理。

    對於服務於客户的壁畫師來説,在自我表達和商業化之間尋找平衡,就像是壁畫的邊緣,是一種宿命,頗有張力。藝術與麪包從來是個兩難,而張麗佳找到了中間值。

    她做過一個總結,“80後”甲方喜歡濃墨重彩,“90後”喜歡筆墨丹青,“00後”則偏愛二次元。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審美,她在其中做出了取捨。

    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張麗佳總結三代人需求差異

    剛開始的時候,她的壁畫也不是一定可以讓業主滿意。藝術創作者有自己的構想,然而受制於客户的需求,當創造一次次在現實的壓力中被剷掉重來,張麗佳有過抱怨,也頗有獲益。

    “客户喜歡什麼,畫什麼就可以了。”有時相同的作品她不得不畫上七八次,一年裏有接近兩個月在重複同樣的工作,然而在妥協之中,她的筆法在一點點精進。

    腳手架上的高山流水讓她懂得滿足,而腳手架下的麪包也讓她在追求不凡的同時學會理解敬畏。

    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像大多數藝術創作者一樣,從事小眾職業的張麗佳一直都希望藝術交流是廣泛的,而不是一個窄口的交流。

    2018年9月,做程序員的表哥敏鋭地捕捉到了,抖音似乎有重新定義藝術表達的可能,便鼓勵張麗佳嘗試將自己畫壁畫的過程拍下來。

    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抱着試一試的態度,張麗佳註冊了“壁畫師·佳佳”的抖音賬號。但因為有些害羞,前幾條視頻在發出後不久就被設為了私密狀態。12月5日,她又嘗試着上傳了一個視頻,是一幅在感冒中創作的《鴻運當頭》,瀑布山石,綴着紅葉,忽然引來了十八萬個點贊,創作的積極性當即被點燃了。

    春生幽蘭,夏生涼風,秋吐霜菊,梅開紅蕊……隨着張麗佳的一幅幅畫作,粉絲數水漲船高。2018年底,表哥對她説,“明年一定破百萬粉”,結果一語中的,“他的嘴就像開過光一樣”。

    如今,張麗佳在抖音已經擁有613.3萬粉絲,當初反對他的父親,也招呼親戚朋友多多關注女兒的視頻,而她的壁畫訂單也已經排到了今年秋天。

    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家人圍觀張麗佳作畫

    有一次,她在抖音裏接到福建泉州的活兒,地點偏遠。她到市區後,又花了350元包車,開上四面環山的公路,一直深入到安溪縣的村子裏。那是一個自建房,村民從抖音裏看見她的作品,想要同款花鳥山水畫。

    泉州的水泥打底剛做完,南方天氣潮濕,等着浮雕乾透要三天。這間隙,她去了趟杭州,呆上兩日,又在夜晚趕到無錫。一天之後,她返回泉州,完成剩下的上色。

    “人不能在該奮鬥的年齡選擇安逸,趁年輕多幹一點是一點。”談及自己忙碌的行程,張麗佳説道。

    隨着觀看抖音短視頻的人數不斷增多,在評論區會經常看到想要張麗佳教學的評論。

    為了滿足大粉絲們的需求,她也會到一些線下培訓班講課,每次一進門,學員們都會蜂擁而至,合影是上課前不變的流程。

    站在人羣之中,張麗佳心中泛起了漣漪。畫了幾百幅作品,但大部分都是臨摹,原創,一直是她埋在心底裏的理想。

    今年冬天,在四川綿竹的一次室外浮雕壁畫創作中,張麗佳罕見地加入了自己的設計。

    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張麗佳在四川綿竹作畫

    “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巖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她一邊勾勒線條,一邊唸詩。她把竹子和熊貓作為壁畫的主要元素,“綿竹這座城就像竹子一樣,用10年時間把廢墟變成了繁榮的景象。”

    離開綿竹的那天,一幅巨大的年畫壁畫矗立在那片土地上,在她內心深處的創作靈魂也開始野蠻生長。

    未來,她希望創辦自己的工作室,為原創源源不斷地注入力量,“會有一個很大的投入”,但是在抖音積攢了兩年多的粉絲和訂單,讓她有了做決定的勇氣。

    她還想把視頻拍更有意思,加入更生動的元素,有一個文案已經想了好久,是講美術生如何永遠不讓衣服變髒:

    衣服滴上顏料,再其他用顏料補回原來的顏色,把它變得跟新的一樣,十年後變得越來越厚,也成了一個藝術品。

    從執拗的選擇藝考到今天,張麗佳用了將近10年“堆積顏料”,她用極慢的姿態,融入進快節奏的抖音。

    26歲的刷牆姑娘:真美

    時代越是浮躁、喧鬧、快速地向前奔跑,人越是需要停下疾馳的腳步。抖音讓藝術創作者,更迭了表達藝術的形式,讓在現實中拼命逢迎的人們,找到片刻的鬆弛,從此曲高不再和寡,高山流水知音可覓。

    3月17日,“抖音藝術創作者大會”即將舉辦,抖音就像博物館裏的掌燈人,與藝術日夜同行。

    藉助短視頻,藝術家們正在用一種“潤物細無聲”的方式,迎接美學時代來臨。美學和文化正在悄悄成為這個時代難得的“價值流量”。

    當曾經偏居一隅的創作過程被看到,就如同博物館開門容納天地,藝術與大眾的阻隔被消弭,百花齊放,就在不遠處。

    部分參考資料:

    1、《95後女孩靠“刮膩子”走紅抖音,水泥牆也能山水有形》

    圖片來源:抖音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